重走马可波罗东游路 刘海翔讲述起终点文化碰撞

2018-12-06 10:30:23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丝绸之路自古以来就是东西方经贸文化交流的纽带,人类从此开始了全球化的进程。

图片1.jpg

海外网12月6日电  700多年前,著名的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从陆上丝绸之路来到中国,在中国游历了17年之后,又从泉州出发,经海上丝绸之路回到了他的家乡威尼斯。马可波罗是东西方民间交流的文化使者,西方世界通过他的游记才了解到原来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伟大的国家——中国。

2015年9月,从意大利威尼斯开始,中国“单骑超人”刘海翔追寻他的脚步,开始了从意大利威尼斯到中国泉州的重走马可波罗东游路骑行,历时近6个月,横跨欧亚大陆,一路感受丝路文明。通过骑行的方式,刘海翔将爱拼敢赢的泉州精神在丝路上传播,他与笔者分享了海丝起终点的多元文化。

图片2.jpg

泉州:向海而生  千年古城

刘海翔的家乡泉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在宋元时期是与埃及亚历山大港齐名的东方第一大港。宋代李邴在《咏宋代泉州海外交通贸易》中有一联写到“苍官影里三洲路,涨海声中万国商。”在泉州这座千年古城中,至今依然有许多保留完好的海丝遗迹:世界现存唯一的摩尼教遗址——草庵寺、中国现存最古老的清真寺——清净寺、始于北宋的九日山祁风石刻、中国现存最早最大的天后宫……

泉州是一座向海而生的城市。公元280年的西晋时代,中原发生了五胡乱华,为了躲避战乱,大量中原河洛人衣冠南渡,定居于晋江和洛阳江畔。

泉州地处东南丘陵地带,号称八山一水一分田。作为一个农耕民族而没有足够的田地,泉州人只好向大海讨生活,发展贸易。从公元8世纪开始,路上丝绸之路由于战乱而受阻,海上丝绸之路兴起。泉州凭借着天然良港的优势,在宋元时期达到鼎盛,成为与埃及亚历山大港齐名的东方第一大港。

图片3.jpg

行走在古城的大街小巷中,会让人不禁联想起开元寺中宋代朱熹题写的“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的对联。泉州早在宋元时期就是外商云集的国际化大都市,老外们也在泉州落地生根,至今依然还有很多阿拉伯人后裔生活在泉州,其中有陈埭丁氏、百琦郭氏、达埔蒲氏等。看似以汉族人为主的泉州,血液里却流淌着多元化的基因,无论是生理上的,还是精神上的。这种和谐共存的泉州精神,也便是跟“一带一路”所倡导的丝路精神。

威尼斯:因水而兴  风情水城

威尼斯,是刘海翔丝路骑行的起点,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西端终点。它是一座因水而生的城市,曾一度拥有全欧洲最强大的人力、物力和权势。在公元453年,威尼斯当地的农民和渔民为了躲避游牧民族的侵袭,逃往亚德里亚海上的这个小岛。这是一座建立在水上的城市,城市的底下是泥土,先要在泥土里打上木桩,再铺上防水性强的伊斯特拉石,然后才开始营造建筑。

图片4.jpg

威尼斯也因水而兴,便利的水路交通和优越的地理位置,注定它就是一个繁忙的水上商贸港口城市。14-15世纪是威尼斯的全盛时期,成为了地中海贸易中心之一。

威尼斯号称水城,整座城市就是建在遍布泄湖的群岛之上,由一百五十多条水道和四百多座桥梁交织而成,号称“最长的街道”的S形大运河贯穿整个威尼斯。在这里,运河取代了道路的功能,步行和水上交通成了主要的交通模式。

图片5.jpg

威尼斯所有的交通工具都是船,有像公交车一样逐站停靠的轮渡,有像私家车一样的快艇,当然最有特色的要数号称“水城的士”的贡多拉了。刘海翔开玩笑说,威尼斯有着像蜘蛛网一样的步道和桥梁,迷路在其中是游客们的家常便饭。

文化融合  多元共存

丝绸之路自古以来就是东西方经贸文化交流的纽带,人类从此开始了全球化的进程。不同的文明在丝绸之路上碰撞,虽然有时也有冲突,例如十字架东征和蒙古征服,但最终各个文明通过不断交流融合,逐渐消除隔阂,合作共赢,诞生了伟大的丝路文化。

历史是最好的老师,它忠实地记录下每一个国家走过的足迹,也给每一个国家未来的发展提供启示,散落在丝路沿线的遗迹就是“一带一路”倡议中所提到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有力的历史依据。

威尼斯的地标圣马可大教堂就是一座融汇了东西方艺术的建筑,它最引人瞩目的五个圆形穹顶是东方拜占庭式风格,尖拱门又是哥特式的装饰,其中还有许多装饰和栏杆则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

图片6.jpg

再回过头来看泉州,在声名远扬的开元寺里头,大雄宝殿不仅使用了印度教的石柱和石刻来装饰,百柱殿内的飞天更是不折不扣的“混血儿”。

飞天,又称为妙音鸟,是印度佛教中人头鸟身的音乐神——“迦陵频伽”,但其实它源于更加遥远的希腊。飞天是希腊文化中一种魔鸟,在希腊很流行,瓶瓶罐罐上都刻有,在荷马史诗《奥德赛》里也有记载,亚历山大东征时把这种魔鸟带到印度。再后来又从印度传到泉州来,到了泉州之后,魔鸟不唱歌,改成奏乐了。这是非常巧妙的中西文化交流的产物。

丝路交流  民心相通

在中世纪,西方人普遍的将东方想象为一个遍地黄金、流淌着奶与蜜的丰庶之地,是伊甸园之所在。他们对东方世界充满了强烈的渴望,但对它真实的地理位置和基本状况的记述却充满了幻想与谬误。

连接东西的丝绸之路留下了许多人的匆匆行迹,其中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正是借蒙元帝国开辟的驿站交通之便,完成了纵贯欧亚大陆的往返旅程。从公元13世纪起,借助指南针和海图,以马可波罗为代表的欧洲旅行家开始跨越千山万水,向着东方前进。只在传说中惊鸿一现的遥远东方,也向异域的来客张开了她的怀抱。

图片7.jpg

“马可·波罗”其实代表的不只是一个人,而是往来于欧亚大陆两端的商人、传教士和外交使节们的代表,他们搭建起了连接欧亚的桥梁。刘海翔认为,如果放到新时代下的今天,这不正就是“一带一路”的“五通”中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吗?

刘海翔说,骑行是一种接地气的旅行方式,让他更加深入地感受丝路沿途的风光人文,更加容易亲近当地民众,这可以说是“一带一路”中的民心相通的一个很好的案例。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他希望他所讲述的《丝路东游记》能够像《马可·波罗游记》一样,引领着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一带一路”建设当中。(文/齐思 讲述人供图)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