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永年植树造林育出城市“后花园”

2019-05-13 11:05:40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永年是一座具有7000多年文明史、2000多年建县史的历史名城。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春天的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吴庄、陈沟、娄山村,远山、树林、水面、春花,构成一幅幅美不胜收的画卷。

站在山上远眺,阡陌一片新绿,远景村民住宅房舍俨然,中景是一处处新建景观掩映山林;立在山间近观,水清清,石嶙嶙,一排排树像列队的战士一样,守护着这片仙境般的山野。郁郁葱葱的绿荫下,游人们有说有笑,其乐融融,陶醉在大自然的美景中。

1.jpg

三年前还是荒山野岭

“眼前的‘森林’不是原始森林,而是人工种植林。以朱山、娄山为中心,一共大约两平方公里都是这样辛辛苦苦植树造林建起来的。”一位老人语出惊人。

“朱山、娄山以前都是荒山野岭,光秃秃的,没多少树,到处是荒凉的乱坟岗。现在三年大变样了,变成了森林了!”老人一边感慨,一边指着游人们说:“这儿西边是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东边是永年西环路,离城才4公里,离邯郸市区不过16公里。一到节假间,这里的游人很多。”

在老人印象中,朱山、娄山为核心的故乡,从前除了传世稀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朱山石刻”外,便是荒山野草和荆棘满地。

不仅如此,这里还曾有不少村民靠掠夺资源、破坏环境发家致富——山边的砖厂过去整天冒着黑烟,挖土烧砖,蚕食着千亩良田,致使土地被毁,无法复耕,水土严重流失,山上石头愈加裸露;无数坟茔占据着山坡上本就稀少的有土之处;还有几家小企业,流入清水,流出“酱油汤”……这些饮鸩止渴的发展方式,导致老百姓意见纷纷、争相逃离。

3.jpg

缔造绿水青山

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十九大报告提出“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

邯郸市和永年区干部群众把“两山”理念作为与时俱进的发展观、政绩观、财富观、价值观,作为对传统发展方式、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根本变革。决心护卫绿水青山,做大金山银山,坚定不移推动绿色发展,谋求更佳质量效益。朱山、娄山凭借得天独厚的位置和历史人文价值,进入了决策者的视野。永年人要让朱娄二山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书写生态文明建设精彩篇章。

但是,如何才能既保护环境,又能使得经济和民生得以发展呢?政府痛下决心,关停砖厂和污染企业,拆除违法建筑,组织周围群众迁坟。决定不再走老路,不再迷恋过去那种发展模式,而是要绿化荒山,植树造林、改善环境、致富一方,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绿荫和清凉。要将昔日被“涸泽而渔,焚林而猎”的朱山、娄山,建设成为一个依山傍水的生态涵养区,一个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的“桃源仙境”。

2.jpg

打造朱山石刻文化园

永年是一座具有7000多年文明史、2000多年建县史的历史名城。如今是邯郸市最大的区,人口近百万。境内有历史文化遗存321处,其中赵王陵遗址、广府古城、朱山石刻等6处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朱山石刻”全称为“汉朱山群臣上酬石刻”,镌刻于朱山之巅一块天然石面上,和山体相连。已有2300多年历史,被誉为“中华摩崖石刻鼻祖”。石刻内容记载了汉高祖刘邦之孙赵王遂与群臣在朱山饮酒应对的情景。这一石刻在清道光年间被时任广平府知府的杨兆璜发现,并将之公诸于世,其拓片先后被英国、法国、日本等多家博物馆所珍藏,并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着海内外众多书法家和考古学家来此考察研究。

永年于2015年借助社会力量,启动“朱山石刻”遗址保护开发工程,计划总投资5亿元,由北京宏大华远投资有限公司与当地发展改革局携手合作,注资组建河北金朱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对朱山石刻及其周边包括朱山、娄山等2000余亩天然生态进行深度开发,景区命名为邯郸市“朱山石刻文化园”。规划用三年时间,将朱山、娄山以及外围约2平方公里的荒山荒地,建设成绿林花海般的休闲旅游度假区,打造集历史文化遗址与休闲娱乐度假于一体的“朱山石刻文化园”。

5.jpg

搬土移水筑“金山”

朱山海拔216米,娄山海拔225米,两座荒山共同的特征是“石多土少”,山体漏水,开荒难度极大。从1978年以来,县乡两级政府就曾多次组织在山上种树,可是都不成功,因为山上缺水缺土。这次能否成功?很多人在心中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三年来,在政府的坚决支持下,建设者们战天斗地,在这片荒山上倾注了大量心血。无论是政府还是建设者,都想在一代代植树人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啃下”朱山、娄山这两块“硬骨头”。

“山无水不活,水无山不转。”水”和“土”是朱山、娄山绿化改造的核心要素。没有大量的土和水,绿化山体是不可能的。拓荒者们决定仿效愚公,搬土移水。他们通过砸石、开坑、清坑、培土……“蚂蚁搬家”似的一点一点地往山上运。

施工量最大时,单日的新土运输量达到了3000方。由于没有满足机械施工运输需要的道路,所有的土方搬运工作,全部是人力操作,工程量之大可想而知。

为了方便运送土方,施工人员后期发明出一套“运输工具”,在山顶处设置了一根直径30厘米的半圆形管道,通过吊装的方式将土方运送至山顶后,再使用管道往下倾斜运输,分运至需要培土的施工点。

就这样,经过长年累月的努力,昔日的石头山,被改造成了具备栽种上千种植物条件的“金银山”。

7.jpg

相比“搬山”的步履维艰,“移水”工作进行得有条不紊。建设者们首先在山脚下打出数眼水井,然后在山顶上修筑了两处水窖。通过铺设管道,将水用水泵递级扬上山顶,汇入大水窖,再逐级分流滴灌至每处种植区域,解决了朱山、娄山每一个角落植物浇灌的难题。

冬去春来,寒暑易节,建设者们日复一日艰辛劳作,在这约1200亩荒山范围内,陆续种植了30多万棵各类树木。在植树造林时,建设者们统一采用常青树和经济林混交的栽种方式,台地火炬苗锁边保水固土,台中栽种油松绿化美观,四角栽种有药用价值的植物增加经济效益,能做到“春季有花,夏季有绿,秋季有果,冬季有青”。不同树种混交能防治病虫害,而且火炬是红叶树木,以后这片区域也有“层林尽染”的美景”。

经过不懈努力,朱山石刻文化园生态环境日益改善,森林覆盖率逐年提高。昔日荒山变“绿洲”,短短三年,这里便完成了华丽的蜕变。

6.jpg

绿水青山成了金山银山

如今,工程大部分已竣工。沿着朱山山路缓缓而上,路旁丛生着一蓬蓬开着细碎小花的野生药材;再往上走,眼前出现了一片片“绿洲”,雪松、华山松等不同优良树种,密密麻麻挤满了沟壑高坡。抬眼看看朱山对面的娄山,树木浓密处,枝条纵横,藤蔓丛生。走在朱山植物园,人们感受到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是喧嚣城市一隅的寂寞悠然。

“朱山石刻文化园”整个园区由植物园区、森林共享活动区、特色文化活动区、南湖区、山体保育区、生态修复环、主门区以及外围生态防护林带组成。朱山植物园位于整个园区的西部,囊括朱山、娄山及山体周边范围。

4.jpg

朱山植物园以植物展示为主特色,集自驾娱乐、休闲度假、科普研究为一体,由森林童话主题景区、浪漫花海主题景区、户外亲子活动体验区三大景区组成。有儿童游乐园、花田、百亩薰衣草园、樱花园、山涧溪谷、无公害果蔬种植区、垂钓区、人工湖畔等。此外还因形就势、匠心独运地建设了一些小桥、流水、亭阁、风车等景致点缀其间。

“朱山如画、水韵天成、绿树成荫、花开枝头”,这便是如今朱山石刻文化园的诗意写照。整个朱山石刻文化园引进种植了林木、果木与花草达上千品类,林荫中不经意间会偶遇摩崖石刻,集绿化与休闲一体,汇沧桑与平和于一身,重现了朱山石刻两千年前的历史风貌。

园内的观山台,由观山亭和陆地喷泉组成。观山亭是非常时尚的太阳拉膜景观,让人仿佛置身海边仙山之中。有着“云中路”之称的栈道依山而建,盘绕在朱山绝壁上,如盘云的游龙。由于常年云雾缭绕,行走其上,有平步青云之感。崖壁上怪石嶙峋,各类灌木点缀左右,形态万千。无处不在的观景台,让人们随时随地将全园风景尽收眼底。

88.jpg

在保护性开发中,朱山石刻文化园还以保护文化遗产、展现历史遗迹为基础,逐步打造了汉唐书院、花田溪谷、莲花湖、石刻展览馆等景点,让游客在一探千年古石刻魅力的同时,更能领略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桃源回归感和历史沧桑感。

“建设生态,不仅需要法律约束,更需要道德自觉。经过三年的艰苦奋战,朱山石刻文化园植树造林初见成效,但我们不能松懈,继续埋头苦干,要让故乡的山更绿、水更清,守好这一方绿水青山。”河北金朱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建平如此表达自己的切身感受。

实践出真知,永年人通过朱山、娄山的变迁,深刻认识到绿水青山可以源源不断地带来金山银山,种的常青树就是揺钱树,生态优势能够实实在在地变成经济优势。永年人用扎实行动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游人如织,好评如潮,人与自然共生共荣,就是对永年践行这一理念的褒扬。永年的实践,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一个生动样本。(文/刘江林 黄寅生 朱山石刻文化园供图)

 

责编:张嘉诚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